<th id="vlhfx"><noframes id="vlhfx">
<span id="vlhfx"></span>
<span id="vlhfx"></span>
<span id="vlhfx"></span><strike id="vlhfx"><dl id="vlhfx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vlhfx"><dl id="vlhfx"><del id="vlhfx"></del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vlhfx"><dl id="vlhfx"></dl></span>
<span id="vlhfx"></span>
<ruby id="vlhfx"></ruby>
<strike id="vlhfx"><dl id="vlhfx"></dl></strike>
<span id="vlhfx"></span><strike id="vlhfx"><dl id="vlhfx"></dl></strike>
<strike id="vlhfx"></strike>
<span id="vlhfx"><dl id="vlhfx"><ruby id="vlhfx"></ruby></dl></span>
?
歡迎來到順泰建設官網!今天是

互動社區Interact

12年燒20億,這對鳥巢設計師爆改廢舊發電廠,帶大煙筒的美術館年

發布時間 | 2018-03-15 08:37:04 閱讀 | 2104

擇一事終一生。

百年初心,提起高迪,

對建筑領域不甚了解的人,

可能會有些陌生。

 

T1eRZ_BXKT1RCvBVdK.jpg

 

吶,就是這個酷酷的大叔

不要說你,

這個一生只專注于建筑,

窮困潦倒終生未娶,

被稱作巴塞羅那建筑史上最瘋狂、

最前衛的建筑藝術家,

低調的性格讓他死前都不為當地人所熟識。

 

T1Xyd_BybT1RCvBVdK.jpg

 

那是1926年6月7號的下午,

衣衫襤褸的高迪和電車相撞,

很顯然···高迪輸了,

好心人以為他是流浪漢,

把他送進了醫院。

誰知三天后救治無效,要下葬時,

一個“粉絲”才認出,

這個流浪漢竟是高迪,

在巴塞羅那,

幾乎所有最具盛名的建筑都出自他一人之手。

 

T1PaZ_BXCT1RCvBVdK.jpg

 

你可以不知道他是誰,

但一定見過他舉世聞名的建筑,

堪稱“史上最牛爛尾樓”的

圣家堂。

 

T1zyZ_BXKT1RCvBVdK.jpg

 

這座歷時百年還未完工的教堂,

耗盡了高迪一生的心血。

 

T1TRh_BXCT1RCvBVdK.jpg

 

 

T1btJ_BXKT1RCvBVdK.jpg

 

 

T1nxWvBXVT1RCvBVdK.jpg

 

有人說高迪之后,

世間再無這樣,

一生只忠于一事的建筑傻子。

 

T1maZ_BXCT1RCvBVdK.jpg

 

現代科技的進步,

建筑工事的完成速度成倍提升,

更不可能有百年還未完工的建筑。

“明知不可為而為之,

高迪這種不計時間與心力的建筑精神

恐怕要絕跡了。”

 

T1Ftd_ByJT1RCvBVdK.jpg

 

慶幸的是,

后世寥若晨星的幾位建筑師,

似乎參悟了圣家堂的精神,

他們的建筑同樣注入初心不變的基因,

并一代一代傳承下去。

 

T1WyZ_BXCT1RCvBVdK.jpg

 

雅克·赫爾佐格和皮埃爾·德梅隆,

就是其中一對。

這對設計師組合因設計鳥巢,

而被國人所熟知。

 

T1Xtd_BybT1RCvBVdK.jpg

 

盡管鳥巢遭到巨大的批評和爭議,

但這個設計在兩人心中,

占據著異常寶貴的位置,

“鳥巢的遭遇就像當年的埃菲爾鐵塔,

多年后人們才會看到它的意義所在。”

 

T1yaZ_BXCT1RCvBVdK.jpg

 

VitraHaus家居體驗館

建筑不應追隨任何一種潮流,

不應遵循任何一種風格,

不該刻意與誰區別。

 

T1ztZ_BXKT1RCvBVdK.jpg

 

倫敦拉班(現代舞)中心

 

懷著這樣的初心,

這對同上一所小學、中學、大學,

共同獲得普利茲克獎的建筑師組合,

摒棄蕪雜的手段和意義,

回歸建筑本體,

以最純粹的心靈拷問上帝。

 

T1vah_BXCT1RCvBVdK.jpg

 

金絲雀碼頭摩天住宅樓

對材料和結構進行研究,

對建筑本身進行思考,

以建筑造就時代精神。

德國易北愛樂音樂廳,

耗時13年,花了59億。

 

T1jtJ_ByWT1RCvBVdK.jpg

 

原本只有下半部分的碼頭貨倉,

典型的紅磚建筑,

兩人覺得就這么拆掉,

未免太過可惜。

 

T1FRE_BXDT1RCvBVdK.jpg

 

于是在倉庫之上,

用眾多不規則的玻璃,

拼接成一個躍動式的冰山。

 

T1TaZ_BXYT1RCvBVdK.gif

 

上半部的玻璃音樂廳是冰,

下半部的紅磚倉庫是火。

 

T1RRd_ByJT1RCvBVdK.jpg

 

目光移至頂部,

又會看到流暢且跳躍的線條,

如海面上波瀾的浪花,

劃出天然而成的完美弧度。

 

T1laZ_BXCT1RCvBVdK.gif

 

音樂廳內部更是將建筑材料,

運用到極致。

 

T1KRd_BybT1RCvBVdK.jpg

 

 

T1KaZ_BXCT1RCvBVdK.jpg

 

 

T1ttZ_BXKT1RCvBVdK.jpg

 

 

T1pRx_BXKT1RCvBVdK.jpg

 

這個坐落在易北河上的大“冰山”,

用建筑本身的美詮釋出人文氣息。

 

T1Zah_ByLT1RCvBVdK.jpg

 

兩人從沒想過,

把原來無用的舊建筑拆除,

而是以包容的態度,

對待歷史遺留的全真面貌。

 

T1jtJ_ByWT1RCvBVdK.jpg

 

不只是易北愛樂音樂廳,

在英國泰特現代美術館的建造上,

兩位建筑設計師同樣如此。

 

T1waE_BXVT1RCvBVdK.jpg

 

坐落于泰晤士河畔的泰特現代美術館,

原本是座1981年停止運轉的發電廠,

巨大高聳的煙囪是它獨一無二的標志。

 

T1TtZ_BXYT1RCvBVdK.jpg

 

最初這場改造競賽吸引了建筑界,

眾多明星同場競技,

安藤忠雄、大衛·奇普菲爾德、

雷姆·庫哈斯、倫佐·皮亞諾···

但最終雅克·赫爾佐格和皮埃爾·德梅隆的

設計方案脫穎而出。

 

T1Gad_ByJT1RCvBVdK.jpg

 

“因為他們選擇做最小的改變,

而有些建筑師不顧原有舊建筑,

打算重新推翻,

還設計了雄心勃勃的增建項目。”

 

T1lRZ_BXCT1RCvBVdK.jpg

 

改造,

不能和原來的建筑硬碰硬,

而要利用建筑原有的力量,

借力打力,以柔克剛。

 

T1mRd_BybT1RCvBVdK.jpg

 

1995年兩人開始聯合操刀,

大煙筒被保留,

建筑外表的褐色磚墻

同樣被留存下來。

 

T17yZ_BXCT1RCvBVdK.jpg

 

鍋爐房成為藝廊。

 

T1AaZ_BXKT1RCvBVdK.jpg

 

先前渦輪機所在的地方,

變成渦輪大廳,

用來展出大型作品和舉辦文藝活動。

 

T1dtx_BXKT1RCvBVdK.jpg

 

 

T16Rh_ByAT1RCvBVdK.jpg

 

 

T1YRE_BXCT1RCvBVdK.jpg

 

“現代美術館不一定要玻璃外立面,

光彩閃爍的樣子,

我認為這座建筑物是具有顛覆性的。”

 

T1vyZ_BXYT1RCvBVdK.jpg

 

規劃加工程耗時12年,

花費20億,帶著大煙筒,

形似磚造的扭曲狀金字塔才最終落成。

 

T1BRd_ByJT1RCvBVdK.jpg

 

這一顛覆性的建筑,

一經面世,便震撼世人,

成為世界上最重要的當代美術館之一。

 

T1iyZ_BXCT1RCvBVdK.gif

 

 

T1vyd_By_T1RCvBVdK.gif

 

單單2015年,

參觀人數便達到破紀錄的470萬人,

在世界各大博物館中,

位列第7。

 

T1mtZ_BXCT1RCvBVdK.gif

 

如今更是成為英國三大旅游景點之一,

每年至少為倫敦帶來10個億的商業利潤。

 

T1OtZ_BXKT1RCvBVdK.jpg

 

不盲目追尋新潮的建筑理念,

把人們想一筆抹去,

看似廢棄的歷史遺存,

發揮出源遠流長的獨特之美。

它的美有時間的記憶,

更有許多代人的回憶,

這樣的建筑初心現在也被

眾多建筑師認可并傳承下去。

 

T1Dax_BXKT1RCvBVdK.jpg

 

十年如一日的固執,

一生執一事的堅持。

雅克·赫爾佐格和皮埃爾·德梅隆,

憑借對建筑本身的回歸,

成功地讓人文的初心,

超越冰冷機械意義的所在。

?
關注我們: